契機

 

   文/周玉玲(94「農業學習社」學員)

 

我在第一次上課的時候,發現大部分的同學都從事農業且年長於我許多時,不免覺得自己是不是進錯教室了;當初看著社大的課程簡介,心裡想著這輩子只知道要吃,好像從來沒了解過我所吃的東西,況且經常在田間路跑的我,看著農民熟練的施作而我卻全然不知道他們在幹嘛時,有種「我是不是住在旗山?」的自我懷疑,倒不是說住在旗美就一定要了解如何務農,而是對於植物白癡的我,會有種莫名的求知慾望,因為我就是不知道!

第一次上課上有關水稻栽培的課程,上完後有種嚴重的打擊,因為一上課徐老師劈頭就問:「你們想知道什麼?」這可問倒我了,我從未種過稻子,我什麼都不知道,而我就是想知道什麼才在這裡,眼睛瞄了左右前面的同學,大家都老神在在也沒人想問問題,徐老師也就隨機的自題了幾道問題開始上課了,越上課就越覺得不對勁,台上講的是口沫橫飛,台下的我是聽的目瞪口呆,原來種稻要注意的事情有這麼多,當然對我這沒經驗的來說步驟是相當的多,似乎每個環節都是關鍵,但是看著我那些老神在在的同學們,似乎又不是這麼一回事,就這麼我帶著疑惑上完了這節課。

在往後上課的日子裡有趣的枯燥的課程都有,當然有更多聽不懂的,但所有課程最主要的意義都是在加強農民的專業知識,但似乎多數的同學會更想要知道我的農產品要如何賣得更好的價格,尤其在台灣開放進口國外農產品之後,本土農產品價格無法與之抗衡而失去競爭力,更促使許多農民放下鋤頭走入城市謀求生計。

當了一輩子的生產者,習慣了等待被收購的作法,難免讓人失去了競爭的能力,也失去對於生存的警覺性;若以企業來看,公司生產的商品不可能堆在倉庫裡就會有人買,一定要主動對外尋求銷售機會,沒有消費者看到的商品,就沒有銷售的機會,而企業要有獲利才得以生存下去;而反觀現下的環境,台灣小農眾多,各有各的想法與作法,因此對外多是單打獨鬥,獲益有限。但在幾次參與的戶外觀摩中,很高興的見到一些願意放下己見和眾人一起合作的農民,透過眾人的力量一起改變了原本的劣勢,現在他們也慢慢的得到他們應有的回報。※